• 当前位置: 首页 > 龙凤双宝:名门甜妻太难追顾繁星厉擎天小说在哪看

    龙凤双宝:名门甜妻太难追顾繁星厉擎天小说在哪看

    主角叫顾繁星厉擎天的书名叫《龙凤双宝:名门甜妻太难追》,高评分小说的作者是厉擎天,书中主要讲述了:。拿掉孩子,这是支票。顾繁星木讷的站在原地呆滞的注视着厉擎天,他这番话犹如晴天霹雳,毫不留情的击穿她的心脏,在他心里,终究容不下她肚子里的孩子。厉擎天瞧着顾繁星。。。

    第8章 伤疤怎么来的?

    “什么?!”顾繁星睁大了那双惊愕的双眸。

    ------------------

    就在她错愕之间,厉擎天上前两步,赫然拉住她的手臂,强迫她转过身来面对自己。

    厉擎天突如其来的举动让顾繁星懵掉了,她手上的包一个没拿稳直接跌落在地上,里面装的东西散落一地,眼前出现那五年未见的俊颜,他刀削般深邃的脸庞再次勾起她深藏心底的痛苦的回忆。

    “你放开我!放开我!”顾繁星奋力的挣扎着,但是厉擎天屹立不动,她无法从他的手掌中挣脱。

    她的眼中蓄满了泪水却倔强的不肯落下,五年了,为什么她还是没有彻底将他忘记,为什么他还要出现在自己的世界中。

    “这五年,你让我好找啊,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

    ”厉擎天咬着牙讽刺道,淡然的目光从她身上扫过,方才不知为何,只是一个背影,他脑子里迅速跳出的人的摸样,便是顾繁星,只有顾繁星,才有令他一眼认出的本领。

    “你还是没变,依旧是这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看来没我的日子,你过得并不理想。”

    “你少自以为是了,没有你的日子我过得非常好!反倒是你,与凌灡的新闻三天两头上头条。

    ”顾繁星未曾发觉,自己反驳的话语中有多少醋意成分。

    在顾繁星提到凌灡的时候,厉擎天的眸光闪了闪,很快回复正常。

    与厉擎天的肢体接触让她的脸颊通红,那打心底里的冲动快要压制不住了,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你放开我。

    ”顾繁星用另外一只手去掰扯厉擎天擒住她的手,就在两人的撕扯中,她脚下一软,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也就是这一刻,她的理智几乎被淹没了。

    “呵?投怀送抱?顾繁星,你打听到我的行程,所以故意送上门来?没想到你跟以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呢……”厉擎天明嘲暗讽道,身体却很诚实的将她紧圈入怀,舍不得放开。

    五年前,她也对他使用过同一种计,所以才……

    顾繁星一听就窝了火,“谁要对你投怀送抱了,我告诉过你,那件事只是一个意外,我是被顾瑶设计的!”

    她用尽全力的推搡却成为了惹火他的理由,此时顾繁星的举动在厉擎天眼中不过是欲拒还迎的服软罢了。

    厉擎天身上散发的压迫感令她不适,但还要强撑着与他对峙,气势上不能输。

    “你今天好像不一样……”厉擎天忽然俯下身,嗅了嗅她身上的气味,见她脸颊绯红,心中便明了一切,“果真……呵,你还是学不会聪明。”

    “你……”顾繁星浑身颤抖,咬牙切齿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的确,她今天不够聪明。

    顾繁星轻而易举的被厉擎天重新丢到席梦思上,她脑子发懵,竟然没有在第一时刻爬起身来。

    厉擎天迅速朝着她压了上来,顾繁星双手死死的抵在他精壮的胸膛之上,“厉擎天,你放开我!”

    手中温暖的触感令顾繁星动容了,一股羞辱感爬上绯红的脸庞,别开自己的脸不让自己注视他。

    “放开你,送上门来的不是你自己吗?我不能便宜了别人。

    ”从厉擎天嘴里吐出的话如此令人气愤,当他感觉出顾繁星不正常的那一瞬间,心中毫无缘由的燃起怒火,这五年她就是用这种方式报复自己的?很好!

    而这一刻,他发了疯的想要将惩罚她!这个学不乖的女人!

    “厉擎天你个混蛋!你放开我!”

    一个个疯狂的吻落在她的脸上,顾繁星每一次挣扎都显得苍白无力,最后憋在眼中的泪水不争气的滑落下来。

    早在遇到厉擎天的那一刻,她就没得选择不是吗?……

    “该死!”蓦然,厉擎天懊恼地放开了她,顾繁星从未在他面前落过泪,即便是五年前他那般过分的要求,她也依旧刚硬。

    看着眼前强忍着难受却又倔强到不肯屈服的顾繁星,厉擎天俊美的脸色微沉,利落的将她抱起来往浴室走去。

    “厉擎天,你放开我。

    ”顾繁星毫无力气反抗,只得任由他抱着往浴室走去,这是她第二次真实的感受到他身上的温暖,令人难以自控。

    就在她沉浸在这温暖中时,寒冷刺骨的水浇到了她身上,顿时浑身一个激灵惊醒了她的梦!

    “厉擎天,你……”她的意识清醒了几分,但内心仍然有些躁动。

    厉擎天居高临下的站在顾繁星面前冷漠的道:“让你清醒一点,别妄想我会对你动第二次。”

    坐在浴缸中的顾繁星心脏扑通一下,方才她真的以为这个男人会……

    “虽然很不想遇到你,但还是谢谢你救了我。

    ”顾繁星语气很淡,淡到没有掺杂任何情感。

    因为顾繁星的道谢,他探究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时隔五年,连凌灡都无法填补的空缺竟然在她出现的瞬间填满了。

    “下次放聪明一点,太愚蠢谁也救不了你。

    ”某人毒舌道,故意掩饰自己内心的异常想法。

    顾繁星狠狠的瞪了厉擎天一眼,反击道:“你放心,我不会跟你一样,识人不清,是非不分。”

    “你再说一遍。

    ”厉擎天锐利的目光直视着顾繁星,还从未有人在他面前如此嚣张过,她是第一人。

    顾繁星一想到五年前顾瑶与凌灡两人对她设下的计谋,毫不屈服的迎上了他,“很多事实根本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但如果你坚持要那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

    ”大家只能桥归桥,路归路。

    “今天谢谢你,我该走了。

    ”顾繁星对于厉擎天的“不知悔悟”很不爽,起身从浴缸中出来,刚转身准备离开,眼前忽然模糊,双眼一翻,毫无征兆的晕了过去……

    ……

    次日一早,熟睡中的顾繁星这才醒来,她蓦然睁眼爬起身来,因为昨晚的凉水澡,浑身酸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糟糕!”今天是顾安安交住院费的日子,她要尽快将钱取出来才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