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愿你忘了我容浅班第全文阅读

    小说愿你忘了我容浅班第全文阅读

    愿你忘了我这本书的文笔不错,内容幽默有趣。 容浅班第是近期很火的爽文主角, 愿你忘了我这本书我看了不下五遍,作者容浅文笔很好,丝丝入扣,容浅 班第《双重生,愿你忘了我》古言误会假死梗虐恋 精彩试读: 她抬起僵硬的手掏出婚书,那是两张,一新一旧。 容浅看着旧的那张上自己和班第并列的名字,手抚过,眼中含泪。 然后将它扔进了帐内的炭炉之中,倏然间起的大火,将一切吞噬。 而那张新的,则是......

    她抬起僵硬的手掏出婚书,那是两张,一新一旧。

    容浅看着旧的那张上自己和班第并列的名字,手抚过,眼中含泪。

    然后将它扔进了帐内的炭炉之中,倏然间起的大火,将一切吞噬。

    而那张新的,则是被放在一旁。

    随后容浅提笔写下了两封信。

    一封是给阿古荙木,上面写了很多,大概就是她对不起族人,对不起他,对不起父汗额吉,她这个福星也许是个灾星。

    而另一封是留给班第的,寥寥几字:“你如愿了。”

    容浅看着,将给班第的信和新的婚书放在了一处。

    而那婚书上,一个名字都没有。

    她希望自己能如愿,像当初在祭祀时许下的那样:望他得娶良人,福泽绵延,子孙满堂!

    做完这一切,容浅打量着这个自己住了两年的赫捺王帐,想起那个自己放在心里爱了两年,却只做了几日夫妻的班第,泪意上涌。

    她深吸了ロ气,将那股酸涩压下,然后躺到榻上。

    夕阳透过帐布透进来,点点橙黄,却压不住将要来临的黑暗。

    望着那熟悉的帐顶,容浅从袖间掏出了把匕首,赫然是当日阿古荙木威胁她的那一把。

    她指腹摩挲着刀刃,无视了指腹上那细微的疼痛以及那缓缓流下的红。

    然后对准之前受伤未愈的心口,缓慢又有力的捅了进去——

    ————

    第一章 他是我的

    她是荙哈儿尊贵的公主,却被作为一个贡品送到了敌国。

    他是草原上最勇猛的男人,也是她没有名分的丈夫。

    成婚两年,他连多看她一眼都嫌累。一颗真心,被踩在脚下蹂躏破碎。“你有什么心愿?”

    “我愿,无妻无子!”

    “那么我便祝你,心想事成。”她认命了,也想结束了!

    自己本来就是为了休战的贡品,又怎能奢求他会爱上自己呢?

    她抬起僵硬的手掏出婚书,那是两张,一新一旧。

    容浅看着旧的那张上自己和班第并列的名字,手抚过,眼中含泪。

    然后将它扔进了帐内的炭炉之中,倏然间起的大火,将一切吞噬。

    而那张新的,则是被放在一旁。

    随后容浅提笔写下了两封信。

    一封是给阿古荙木,上面写了很多,大概就是她对不起族人,对不起他,对不起父汗额吉,她这个福星也许是个灾星。

    而另一封是留给班第的,寥寥几字:“你如愿了。”

    容浅看着,将给班第的信和新的婚书放在了一处。

    而那婚书上,一个名字都没有。

    她希望自己能如愿,像当初在祭祀时许下的那样:望他得娶良人,福泽绵延,子孙满堂!

    做完这一切,容浅打量着这个自己住了两年的赫捺王帐,想起那个自己放在心里爱了两年,却只做了几日夫妻的班第,泪意上涌。

    她深吸了ロ气,将那股酸涩压下,然后躺到榻上。

    夕阳透过帐布透进来,点点橙黄,却压不住将要来临的黑暗。

    望着那熟悉的帐顶,容浅从袖间掏出了把匕首,赫然是当日阿古荙木威胁她的那一把。

    她指腹摩挲着刀刃,无视了指腹上那细微的疼痛以及那缓缓流下的红。

    然后对准之前受伤未愈的心口,缓慢又有力的捅了进去——

    寒意残秋,黄叶凋零。

    草原达哈尔部落王帐内,容浅一身婚服,如木偶般受侍女摆弄,满目空寂。

    一旁容浅的弟弟,也是这部落可汗容达木走过来:“时辰差不多,该启程出嫁了。

    阿姐可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话?”“记得。”

    容浅点头。

    容达木眼里闪了闪,最后屈膝半跪在她身前:“部落今后就要依仗阿姐了。”

    “好。”

    容浅应声,顺着他的力道起身出帐,上马,朝着赫捺部落而去。

    一路上,她安静乖巧,从未回头。

    到达之时,周围篝火已熄,万籁俱寂。

    容浅按着规矩前往王帐拜礼,可身后侍女皆被拦下。

    她看着,想说什么,可最后只是默默走进王帐。

    而后屈膝跪在地上,额前的玉翠叮当响:“容浅见过王子,愿康吉。”

    班第扫了眼面前乖顺的女子,想起之前族人送来的画像:“嗯。”

    除此之外,他什么都没说。

    容浅小心翼翼的抬眼看着眼前的男子。

    他一身素衣,身形修长如松,与族人口中形容的不差分毫。

    这人便是赫捺王子,自己的夫君班第。

    想到这儿,容浅按着来前弟弟的话,拿出张折好的牛皮布双手呈上。

    “这是我与你的婚书,签订婚书后,两个部落便可永结合盟。”

    她声音有些发虚,班第眸色微暗:“我们不需要盟友,明日你便回去。”

    容浅沉默片刻:“我是达哈尔送与您的贡品。”

    从上马的那刻起,她已无处可回。

    “我不会给你名分。”

    班第提醒。

    “好。”

    容浅没有迟疑。

    班第诧异,终于正眼看她:“你可知这代表什么?”在草原,嫁了人却没有名分的女子会沦为最下等的存在。

    而容浅,这个曾经高高在上的公主,竟能接受?“我知道。”

    容浅心里很清楚,从那封献降书开始,自己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

    如今,她想要的只是留下来,不给班第向族人宣战的机会。

    班第皱眉,但也不想多言,该提醒的他已经说过了。

    草原的合盟本就脆弱,若按他的意愿更想直接将容浅出身的部落吞并,可奈何父汗接了献降书!想到这儿,班第不耐挥了挥手:“那便随你,退下吧。”

    闻言,容浅顺从退出王帐。

    这日后,两人并未拜礼的消息传回了达哈尔,惹得民心惶惶。

    可转眼两年过去,这看上去薄如蝉翼的合盟竟却坚如磐石。

    期间,班第带着大军侵吞了周围数十部落,却始终再未对容浅族人动手。

    这日。

    容浅站在帐外,望着不远处欢呼雀跃的赫捺族人,目光却不自觉被刚胜仗归来,仍骑在马背上恣意笑着的班第吸引,久久不能收回。

    这两年间,他们二人一同宿在王帐,而他却从未碰自己分毫。

    思及此,容浅有些出神。

    这时,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你便是班第的妻子?”容浅一愣,在这里两年,这是除却陪嫁来的侍女和班第外,第一次有人主动和自己说话。

    一时间,她竟不知怎么回。

    而后,就听那女子继续说:“我是塔娜,此来是告诉你,班第是我的。”

    第二章 贡品

    草原的秋烈日炎炎。

    容浅晒的竟有些头晕,她掐着掌心,保持清明听着塔娜的话。

    “我与班第青梅竹马,早已定下终身,若非你来,我与他如今许已有了孩儿。”

    塔娜打量着容浅,劝说:“现如今你知道了,就早些离开吧。”

    可容浅却不声不语。

    塔娜见状,以为是自己的话让她不舒服了,解释说:“我一向有什么说什么,你别在意。”

    容浅摇了摇头,刚想说话。

    这时,远方传来呼喊塔娜的声音。

    塔娜应了声,便转身离开。

    容浅站在原地,脑海中却满是她那双明媚清亮的眼。

    那种爽朗,恣意,是草原女儿的本性,是自己向往却得不到的。

    容浅眸色微黯,慢慢转头看向远处的班第。

    确实,也只有塔娜那样的女子才能配的上他吧。

    而自己……想着,容浅慢慢垂下了头。

    胜仗的庆祝总是悠长。

    容浅一人坐在帐中榻上,身旁是打开的木盒,手中则是那张班第未签订的婚书。

    她想这两年太过安宁,竟给自己养出了贪心。

    她一个被送来求和的献降贡品,竟也奢望起了感情,奢求起了真心。

    突然,帐帘被掀开,班第走了进来。

    下意识的,容浅慌张的将那婚书放回去,塞回原位。

    “你……不跟族人庆祝吗?”她小声问着。

    “嗯。”

    班第想到族人说塔娜来过的事,问:“你和塔娜说了什么?”容浅愣了下,但还是将和塔娜的对话一一告知。

    班第神情看不透,她怕他生怒对自己部落出手,忙开口道歉。

    可得到的,只是他漠然离去的背影。

    容浅望着再次垂落的帐帘,目光重新落回到那露了半角装着婚书的木盒上,久久不能移开。

    此时,帐外五里处。

    班第正在洗马,塔娜走过来:“听族人说你回去过王帐了?怎么样,容浅可说了什么?”“谁准你多事的?”班第声音微冷。

    “你不是不喜欢她,若我能将她赶走,岂不是在帮你?”塔娜喂马吃着草,继续说:“不过容浅当真是草原的女儿吗?看着比中原女子还要瘦弱,我都不好意思说重话。”

    “一个贡品,不必在意。”

    班第说着,放开缰绳让马儿去奔跑,它认主,无论跑多远都会回来。

    然后便迈步回了王帐。

    塔娜看着他背影,神色不明。

    王帐内。

    班第看着还守在自己榻前的容浅:“你还不退下?”容浅望着他,迟疑了片刻小声说:“婚书未定,若你要娶塔娜,我可以离开。”

    听着,班第心里有些异样:“容浅公主不是深明大义,为护族人舍身忘己吗?怎么不过两年就装不下去了?”他话中是未加掩藏的讥讽,话落便离帐而去。

    容浅站在原地望着班第的背影,紧咬着唇压着心中的不舍难受。

    当夜,他没再回王帐。

    翌日。

    容浅正在帐内缝制冬氅,却受到老可汗宣召。

    帷帐内。

    她跪在地上,耳边是老可汗苍老却严厉的声音。

    “你可知当时我为何会接受你们的献降,还接受你来做班第的妻子?”

    第三章 福星

    此话一出,容浅愣了下:“不知道。”

    “当年你出生时曾引白狼现身,是福星,所以在容达木提出将你嫁来时,我才同意。

    但很可惜,两年你都未能给班第生下个孩子!”老可汗缓缓告知。

    闻言,容浅终于明白了他今日宣召自己的真意。

    可班第从不多看自己一眼,她也没办法生出他的孩子。

    但最后容浅也只是说:“是容浅无用。”

    只这一句认错,老可汗听着,面露不悦:“你是在拒绝?”“容浅不敢。”

    容浅垂眸回。

    老可汗冷哼了声:“容浅,达哈尔族民的生死在你手里,想清楚。”

    话落,便让守在一旁的侍女便将她带出了帐。

    秋日的草原风声簌簌。

    容浅看着雪白的帐幕,‘福星’两个字在脑海中不断闪现,她垂在身侧的手紧攥着,最后只是默默无声的往回走。

    夜来的很快。

    黑色天幕下繁星点缀,美不胜收。

    容浅站在帐外,远远看着和塔娜说话的班第。

    待塔娜离去后,她才走上前,将今日和老可汗的对话告知给他。

    班第听后,却只是淡漠说:“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容浅心中微涩,连带着眼眶有些泛热。

    她甚至在想,如果自己没有在这两年间喜欢上他,这种痛她是可以忍受的。

    可偏偏,班第却是拿着刀从心里往外捅,让她承受不住。

    见容浅又不说话,还有她眼睛里流露出的难过,班第有些不耐:“现在这些苦是你自己选的,怨不得旁人。”

    话落,他大步离去。

    容浅望着他背影,还是没忍住将藏在心里许久的真心话缓缓道出:“你不知我受这苦不只是为了族人,我想陪着你,我……喜欢你。”

    可最终也只是被晚风吹散在风中,未有人知。

    回到帐内。

    容浅抱着装着婚书的木盒,手抚着上面的雕纹,兀自出神。

    转眼一夜过去,天蒙蒙亮时,帐帘被掀开,随嫁来的侍女诺敏走进来。

    “公主,可汗又送来了信,这次还是当做没收到吗?”闻言,容浅回神,看着她呈上来的牛皮布,没有动。

    嫁给班第后的这两年,容达木写过来很多信,但她从没看过一封。

    她不知道他在里面写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回什么,干脆当没收到。

    容浅知道,只要她在班第身边,那自己的弟弟和族民就是安全的。

    但这次……容浅望着棕黄的牛皮布,心里微微动摇,也有些迷茫。

    好久,她开口问:“诺敏,我是不是很没用?”诺敏和她一起长大,说是侍女其实比之容达木要更像亲人。

    “谁说的?公主为了部落安宁受尽了苦,您是我们的福星。”

    诺敏如此回着。

    再听到福星两个字,容浅心里一空,而后好像是认命了般:“拿过来吧。”

    诺敏不知道她怎么了,但还是顺从的将牛皮布交给她,退了出去。

    容浅动了动僵直的手,缓缓展开牛皮布。

    上面的字映入眼帘:“容浅,你愧为达哈尔部落的公主!”

    第四章 婚书

    往后好多话如根根的刺扎进心里。

    这时,帐帘再度被掀开,诺敏带着一人走进来:“公主,他说可汗还有话要带给您。”

    容浅缓缓抬头,只听那人说:“可汗说,希望您能牢记使命,若我族出事,您也无法独善其身。”

    这是明晃晃的威胁,容浅攥着牛皮布的手微紧:“他还说了什么?”“可汗只说了这一句。”

    他的回答将容浅的希望浇灭。

    她还在幻想,哪怕容达木对自己有丝毫的关切,她也能将这苦痛吞咽下去。

    可没有,什么都没有。

    不知诺敏和那人是什么时候离去的。

    晨起的光透过帷幕照进帐内,却压不住瑟骨的冷。

    容浅起身往外走,想要去触碰那阳光。

    可就在掀开帐帘的那一刻,脚步倏然定住。

    几十米外的旷原上,班第和塔娜各骑着马,在草原上奔驰。

    不远处朝阳缓缓升起,微黄的光晕照在他们身上,充满了希望。

    容浅看着这一幕,却只觉得更加的冷。

    她看了很久,才木然转身回帐,然后将牛皮布捡起,放进装着婚书的木盒之中。

    脑海中,班第和塔娜驰骋草原的画面不断涌现。

    容浅强迫着自己不去想,却压不住鼻酸,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她想,若陪他驰骋马上的人是自己该多好!她想,自己真可悲!这日后,班第又带兵出战,几日未归。

    容浅一人坐在帐内发呆,不知在想着什么。

    却在这时,帐帘被人掀开。

    她以为是班第回来,刚起身要开口,却在看到来人那刻怔住。

    容达木却视若无睹的走进来,命身后的侍从将手中食盒放到她面前。

    “阿姐,别说我不为你着想,这是从巫师那儿求来的药,服下后你的脉象便和有孕女子一样。”

    他话说的轻巧,容浅听着却背后生凉,下意识的后退。

    她声音艰涩:“你可知若被拆穿是什么结果?”“那是以后的事,我只要现在部落安好。”

    容达木走上前将药拿出送至她唇边:“阿姐向来心善,你当真忍心让族人失望,看他们因你流离失所吗?”面前的药泛着腥苦气,容浅闻着,心也跟着苦。

    她当然不忍,所以才会在两年前乖乖嫁给班第,被他厌弃。

    容达木似乎看出她的犹豫,再度开口:“阿姐,你是达哈尔的福星。”

    又是福星!容浅面色一白,她真的想问一句,在容达木心里,自己除了是所谓的‘福星’外,他可还记得自己也是他姐姐。

    可话到嘴边却问不出口,眼前的药碗夜没有半分收回去的意思。

    容浅看着,眼神渐渐暗下来,再无光:“我明白了。”

    她接过药,木然饮下。

    一瞬间,腹内传来的绞痛,像是有刀刃不断旋转般,疼的她满头冷汗,站都站不稳。

    时间点点过去,疼痛渐缓。

    看着这一切的容达木唤来大夫给容浅诊治,确定容浅怀孕后让帐外的赫捺族人告诉了老可汗。

    很快,几人便受到了宣召。

    帐内。

    容浅刚走进去,就看到一直未归的班第竟也站在其中。

    四目相对,她别开了眼,不敢与之对视。

    班第将她的神情变化看在眼里,率先发问:“你当真有了身孕?”容浅沉默不语。

    一旁容达木见状不免催促:“阿姐,班第王子问你呢。”

    容浅攒紧了手,最终还是从嗓子眼逼出了回答:“是。”

    霎时,班第脸色冷沉了下来。

    他看着一脸笑意的容达木,和王座上面露欣喜的老可汗,满面冰冷:“婚书,我签!”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