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霸道总裁小说,十大出名霸道总裁小说,好看的经典霸道总裁文,巨好看的虐文霸道总裁大全
<
当前位置:

神医毒妃拽炸天最新章节_木槿向西_神医毒妃拽炸天全章节

2022-01-14 20:59:27小说名神医毒妃拽炸天作者木槿向西YGSC

小说简介:《神医毒妃拽炸天》》全部章节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小编只为原作者木槿向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起入狱。这时,嘎吱!一声响传来,牢房门被打开,一束亮光刺进来,沈予棠抬手挡了挡光,透过指缝,她看到逆光中站...

神医毒妃拽炸天最新章节_木槿向西_神医毒妃拽炸天全章节

第3章

“是的,就是她,让国公夫人见笑了,小丫头在乡村长大,不懂规矩礼节。”沈夫人的目光落在沈予棠身上,笑容淡了几分。

“沈夫人此言差矣,我就觉得这小丫头挺好,落落大方,模样标致,第一次见我就知道向我行礼,还跟着柔儿叫我伯母,我喜欢得紧。”

国公夫人朝沈予棠招招手,“丫头,过来,坐我身边。”

沈予棠并没有挪动脚步,她眼里含着氤氲,国公夫人还是如前世一般待她好,可是,因为她,最后却......

沈夫人没有想到沈予棠竟然入了国公夫人的眼,她看了一眼沈予柔,沈予柔连忙过来挽住沈予棠的手臂往外拽,“五妹,你刚刚不是说你累了吗?走,我带你回你院子去休息。”

“哐当!”

“噗通!”

沈予柔话音才落下,国公夫人手中的茶杯瞬间落地,接着,她人也从座位上滑落下来。

“国公夫人!”

“夫人!”

“伯母!”

沈夫人,国公府丫鬟,沈予柔同时奔向国公夫人。

“娘,伯母没气息了!”沈予柔用手指探了探国公夫人的鼻尖,语气慌乱。

“快,叫郎中,我们先把她扶到床上去休息。”沈夫人也慌了神。

“不许动!”沈予棠已经到了国公夫人身边,“让开!”

果然如前世一样,国公夫人还是心脏骤停了。

这么多人围着国公夫人,会影响她抢救,也会造成周围的空气不好。

这是她师父教她的。

“五妹,你要作甚?你不能胡来!”沈予柔想把沈予棠推开。

“沈予棠,你这扫把星,国公夫人一直好好的,怎么你一回来她就晕倒了?”沈夫人冷着脸辱骂。

“你不要碰我家夫人!”国公府丫鬟也推搡沈予棠。

沈予棠十分冷静,“你们忘了我是郎中,如果你们再耽搁下去,国公夫人就真的没命了!”

她必须让几人退开,如果在她施救的时候她们打扰她,那她极有可能会失败。

看着眼前情势难料,她很快想到解决办法,既然沈予棠这个死丫头自己找死,那不如就让她试试!如果沈予棠能够救活国公夫人,那功劳自然是她这个丞相夫人的,但如果救不活,正好可以把沈予棠推出去做替罪羊,自己横竖不会吃亏。

想到此处,沈夫人就把沈予柔给拉开了。

那国公府丫鬟见状,也退到了一边。

沈予棠立即蹲下,触摸国公夫人颈动脉,未触及搏动,将头贴在国公夫人胸前,未听到心脏跳动。

她立即摆好体位,抡起拳头就捶国公夫人的心脏区域。

“你疯了!你打我家夫人作甚?”国公府丫鬟冲到了沈予棠身边,“快住手!”

沈予棠手肘一动,直接把那丫鬟拐到在地,又是一拳捶下。

“沈予棠!”沈夫人也惊喊出声。

沈予棠捶下第三拳,她听到国公夫人发出一声闷哼声,她触摸颈动脉,发现已经恢复了跳动,可以明显看到胸口的起伏,她知道,国公夫人恢复心跳了。

“小姐,金针!”香秀很熟练地将金针递给沈予棠。

沈予棠将金针插入国公夫人的穴道,瞬间,国公夫人的面色由苍白转为红润,呼吸也平顺了。

“秦大夫来了!”有下人喊了一声。

“秦大夫,你快看看,这国公夫人是不是被她害死了?”沈夫人大声道。

秦大夫走到国公夫人面前,伸手把脉,看向沈予棠的目光有些惊讶,然后又看到金针所扎的位置,眼睛一亮,又喜又敬佩,拱手开口,“请问姑娘用的可是鬼门十三针?”

沈予棠抬眸,她没有想到京城竟然有人懂这针法,她师父说是她那世界的人创的。

“我当年曾见过有人用过一次,太过于神奇,至今记忆犹新,我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一次,真是三生有幸。”秦大夫语气激动。

沈夫人见到不对劲,忙问,“秦大夫,你给国公夫人瞧得如何?”

“夫人说笑了,有这位姑娘在,我哪里敢班门弄斧。”秦大夫道。

秦大夫是京中有名的大夫,是勋贵之家的常客,平常人家请都请不到他,连他都这么说,那沈予棠真有这么厉害?

沈夫人又问,“秦大夫,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哪有什么误会,是我技不如人,如果不是这姑娘先救人,等我赶到已经来不及了。沈夫人,这是你们从哪里请来的神医,有她在,以后丞相府都不需要我了。”

沈夫人尴尬一笑,看向沈予棠的目光充满了阴冷。

沈予柔微微垂眸,掩饰眼里的嫉妒。

“丫头,是你救了我?”恰在此时,国公夫人醒来了。

沈予棠敛起情绪,她浅浅一笑,点点头,“伯母,您再休息一会儿,此时不宜走动。”

她说完,扶国公夫人起身坐着。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是一个了不起的丫头。”国公夫人从手上褪下一个玉镯给沈予棠戴上,“我今日出来身上没有带什么东西,这玉镯算是我送你的,以后你戴着这玉镯可以随时进入国公府,不用通报,改日,我再好生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多谢伯母。”沈予棠没有拒绝,她才回到京城,丞相府就是一个狼窝,她孤立无援,她需要国公夫人的助力,当然,她也不会白拿国公夫人的帮助。

她知道国公夫人有心疾,会长期的免费帮她治病。

“五妹,这玉镯是伯母当年最心爱的嫁妆,你虽然救了伯母,但是不能夺人所爱啊,你忘了我刚刚给你讲的规矩礼节?”

沈予柔也喜欢这个玉镯,她曾明里暗里地表示愿意用自己的画来换这玉镯,但是,国公夫人就是不愿意给她。

她得不到的东西,沈予棠也别想得到!

而且,她要让国公夫人知道,沈予棠只是一个从乡下来的土包子,不懂规矩礼节,没有资格入她的眼。

“长者赐不可辞,辞之不恭,长姐难道不知道?”沈予棠反问。

沈予柔一时语塞,又望向国公夫人,“伯母,这玉镯太过贵重,给我五妹不太合适,还请您收回。”

她认为国公夫人一向疼她,定然会听她的建议。

国公夫人看到了沈予柔眸子里一闪而过的嫉妒,神色不悦,声音一冷,“大家都说沈小姐尊老爱幼,我看未必,这是我的东西,我想给谁就给谁,沈小姐僭越了!”

沈予柔从来没有被谁这么斥责过,还是当着沈予棠的面,脸都丢尽了,她满脸通红,咬着唇,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国公夫人一生气,连沈夫人都不敢求情。

屋子里一度陷入死寂。

国公夫人说完就没有再看沈予柔,而是笑着对沈予棠说,“丫头,记得以后一定要常来国公府陪我说说话。”

“是,伯母。”沈予棠收起锋芒,又变得乖巧了。

刚刚国公夫人晕倒时,沈夫人就派人去通知国公府了。

此时,国公府来人接国公夫人回家。

沈予棠写下药方,让国公夫人按照方子服药,她三日以后再去给她施针。

“伯母,您等等,我这就去把画给您拿。”沈予柔又甜甜地讨好,她千万不能失去国公夫人这个靠山,国公夫人可是和宫里的人关系不不错。

国公夫人笑容一冷,“不需要了,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喜欢牡丹。”

沈予柔身体僵住,杵在那儿,脸上火辣辣的,仿佛被剥光衣裳当众羞辱一样。

秦大夫见国公夫人走了,也跟着离开,并和沈予棠约定,等她有空,就来向她请教医术。

沈夫人见众人都离开了,立即沉下脸来,望着沈予棠,厉喝一声,“跪下!”

热门阅读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