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霸道总裁小说,十大出名霸道总裁小说,好看的经典霸道总裁文,巨好看的虐文霸道总裁大全
<
当前位置:

《铁慈被一群男人退婚》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铁慈慕容翊小说全文

2022-01-14 21:03:50小说名铁慈被一群男人退婚作者天下归元yw

小说简介:铁慈被一群男人退婚最新章节更新中,新书推荐阅读,《铁慈被一群男人退婚》是天下归元最新写的处女作,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铁慈慕容翊,讲述了:。  诨号这东西,再怎么藏着掩着,总免不了有人嘚瑟出了界,被那当事人听了一耳朵,当...

《铁慈被一群男人退婚》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铁慈慕容翊小说全文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请继续拒绝孤

  掬美楼上,铁慈一棍子敲断王然第二条腿。

  众人都反应不及,都痴痴仰头看着铁慈,之前一打眼看着以为是个飒爽少年,再仔细看却是一个真正的美人,美人明艳温醇,眉目间开阔尊华,挥舞起棍子也美得像幅画。

  铁慈不管众人打量的目光,一脚抬起踏在凳子上,手肘支着膝盖,另一只手掂着棍子,有趣地瞧着惨叫抱腿的王然,欣赏了半天才道:“一箭三兔?文武双全?可堪为皇太女配?”

  她每一句都平平淡淡,可众人却觉得被嘲进了地心,此时隐约明白了她的身份,都骇然后退,无人敢上去搀扶王然,还有先前嘴最坏的几个,对视一眼,悄悄往楼梯口溜。

  铁慈背对着他们,好像没看见,那几个人刚松了口气,眼看走到楼梯口,忽然铁慈头也不回,振臂一甩。

  铁棍唰地飞出,穿过众人头顶向楼梯口砸来,众人纷纷尖叫躲避,下意识往楼梯口涌,那铁棍却像有眼睛一般,精准地擦过众人发顶,然后向下一沉,咚地一声,竟然砸穿了第一级木制楼梯。

  然后踏上楼梯的人便滚葫芦一般地滚了下去,后头的人收不住步子,再踩着他们的身子又滚一波,一时楼梯上人仰马翻惨叫连声,和烧开了的热锅似的。

  等那群滚成一堆的人鼻青脸肿地趴在楼梯上,看见的就是楼梯最上端,居高临下看着他们的铁慈,手中棍子已经不见,衣履整洁凤仪高贵,笑道:“哟,诸位何必如此大礼?”

  然后她走了下来。

  楼梯上摔的全是人。

  都在她脚底。

  铁慈低头一看,竟然看见了一张本不该在这里出现的脸。

  那是她的堂弟铁凛。昭王嫡子。昭王是端敬太妃的长子,也是曾经的皇长子。也因此这父子俩,是和她血缘最近,皇族地位最高的两位了。

  昭王是个本分人,十四岁的铁凛往日少见,听说读书极用功,天分也极佳。没想到这里一群狂人诋毁皇族,他竟然也能安坐聆听。

  此刻他跌得鼻子出血,流两条深红的沟,正抬头看她,楼梯上光线黝黯,只看得见一双眸子亮得灼然。

  铁慈不想理会小屁孩。何况昭王之子出现在这里,弄不好要被有心人做文章。遂脚尖一踢,铁凛便骨碌碌滚下去,啪一下大字型摔在一楼,他也光棍,一翻身爬起,狠狠看了铁慈一眼,一瘸一拐地走了。

  铁慈皱皱眉,为他这莫名其妙的敌意。但也无心追究。一转头,这回笑得十分慈祥。

  走一步,半弯下腰看看,亲自扶起一个。

  “这位兄台,真不愧是个男子汉,不就跌了一跤,至于这样哭天喊地趴着不起来?怎么,想讹孤?”

  走过下一个,伸手扶起,那人赶紧喃喃谢恩,铁慈手一缩。

  “对了,你不慕皇家,接受皇太女搀扶,岂不是玷污了你的风骨?耽误了你的前程,罪过罪过。”

  砰一声,那家伙又栽了回去。

  铁慈又走下一阶,这回对方不敢要她搀了,一边低声谢恩一边挣扎着自己爬起来,铁慈笑吟吟看着,摇头叹息:“男人啊,要我说,生来就该学文习武,本分做人,在合适的时候应试中举,报效朝廷,建功立业,志在千秋。可千万别像你们这样,除了背后嚼舌根还会什么?千古豪杰皆有言,弱阳不如下火锅!”

  她又走下一阶。

  那家伙不等她搀扶,也不等她开口,一骨碌跪坐起来,先啪啪甩了自己两个耳光!

  “殿下!殿下!是我等粗陋无知,出言无状,行事狂妄,以下犯上,草民不敢劳动殿下,草民自罚掌嘴!”

  这是先前问铁慈被扇耳光“响吗好听吗”的那个。

  铁慈蹲着,看他扇完,哈哈一笑。

  “响!好听!”

  再走下一阶,靴子拨了拨一个满脸通红的公子哥儿。

  这是先前说铁慈“顶天立地柱子似的”那个。

  “顶天立地见过三寸丁。”

  ……

  一路走,一路将现世报都还了回去。

  等她走完阶梯,楼梯上所有人都面无人色。

  铁慈也没了吃饭的兴致,转身就走。

  楼梯上忽然有人唤道:“殿下……”

  铁慈回头,便见王然已经挣扎到楼梯口,虽痛得满头大汗,眼神却灼灼有光,紧紧盯着她,见她回头便拱手道:“殿下,我等虽出言无状,但不过是口齿儿戏,且在座者部分也有功名官职在身,殿下以私刑惩处,岂不有伤国家法度……”

  “非议侮辱皇族,以大不敬论。聚众则加罪。你等言语之中,涉及东宫,国政、外藩、祖宗先法,孤有理由怀疑你们心怀不轨,聚众密议有所谋。如果你们有功名官职在身,那就更好了,这是明知故犯,在职官员心怀怨望,罪加一等。不过你等年纪尚轻,如此言论,保不准道听途说……”

  众人傻愣愣地听皇太女将国家法条玩得溜熟,听得这一句正要松口气,却听皇太女似笑非笑接道:“……或许得自自家后院,父兄所言……”

  所有人浑身汗毛瞬间炸起!

  虽是一群纨绔,但也出身贵介,官场禁忌多少明白。自家一群年轻人酒楼瞎话非议皇太女,说小,那就只是年轻孟浪出言无忌,一顿板子的事;说大,就是大不敬侮辱皇族,但眼前这位明显还要狠,直接绕过他们,扯到了他们父兄身上!

  他们父兄,莫不是朝中要员,一旦这些言论被扯到重臣们身上,性质便不一样了!

  立即便有人道:“殿下误会了!这只是我等听市井所言,胡言乱语……”

  王然倒吸一口气,忍耐地道:“殿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您这样胡乱罗织,这不和辽东绣衣使一般吗……”

  铁慈微笑:“是不是罗织,请诸位公子们一起三法司门口见不就得了?”

  一群人又变色,铁慈没兴趣和这群怂包扯皮,再次转身要走,又被王然叫住。

  她皱眉回头,王然一头冷汗,期期艾艾,却像一时没找到合适的话来说。

  铁慈偏头抱臂看着他,忽然笑了笑,道:“王公子,你断了腿还扯着孤说这些有的没的,不会是为了要引起孤的注意吧?”

  王然脸色猛然涨红,还没等他说什么,铁慈已经笑道:“见孤其实没毁容?”

  “见孤其实并不懦弱?”

  “见孤其实有点意思?”

  王然涨红的脸转为苍白,眼底光芒复杂,挣扎着要说什么。

  铁慈哈哈一笑,摇摇头,转身向门外走。

  “可别。还是瞧不起孤拒绝孤一辈子吧。”

  “这样孤还敬你是条汉子。”

  她向前走,丹霜赤雪小虫子从来都是只为她掠阵,此刻毫不客气一路踩着众人跟着。

  一地吱哇叫唤,盖住了各方声音。

  铁慈已经行至门前,看见大门关了起来,这并不奇怪,酒楼动静太大,引起街道上的人围观,店主人怕被人看见影响以后生意,直接关了门。

  但是,好像外头也太安静了些。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铁慈的手已经碰到了门栓,忽然看见门缝里一道寒光一闪。

  铁慈立即松手后退!

  但是已经迟了!

  一柄刀尖微弯的长刀,闪电般穿过门板的缝隙,顶上了铁慈的心口!

  铁慈目光缓缓下垂。

  刀不是快刀,甚至有点钝,刀尖微弯,却并不是弯刀式样,弧度并不流畅,瞧着倒像是百砍而钝。

  刀身上那一道长长的凹槽颜色微深,那是年长日久浸润鲜血所致。

  这刀平凡而凶厉。

  残阳斜投,染一线红光于刀头,亦如血。

  刀尖顶着铁慈心口,缓缓向前,铁慈只能缓缓后退。

  一步,一步。

热门阅读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