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霸道总裁小说,十大出名霸道总裁小说,好看的经典霸道总裁文,巨好看的虐文霸道总裁大全
<
当前位置:

她的报应来了姜云小说_她的报应来了姜云最新章节[姜云萧云]

2022-01-14 22:01:27小说名她的报应来了姜云作者小阿萌叽yw

小说简介:《她的报应来了姜云》又名《她的报应来了姜云续集》是作者小阿萌叽创作的一部先婚后爱豪门日久生情小说,主人公姜云萧云。下才消化掉这四个对她犹如立判死刑的字。  你也别太悲观,只要积极配合医生治疗,还是有很大希望...

她的报应来了姜云小说_她的报应来了姜云最新章节[姜云萧云]

第四章

第四章人生的一束光

  别墅不好打车,姜云初走走停停,累得好像已去了半条命。

  老天像是在跟她开玩笑,到家门口了,下了一整天的雨突然停了。

  春寒料峭,浑身湿透的她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哆嗦着掏出钥匙开门。

  然而家里没开暖气,寒冷程度跟外头相差无几。

  四年来,她已经习惯不管多晚多累多饿回来,家里永远永远都是末日般寂静空荡。

  木偶般走到客厅,无意间抬头的瞬间,眼睛立刻明亮起来。

  二楼书房门隙里透出了光!

  他回来了?!

  终于,换他在家里等她一次了!

  应该是在医院看到她脸色不好,才特地回来的吧?!

  心怦怦跳,灌铅的双腿像是被人无形中注入了力气,不觉费力就上了二楼。

  整理了下湿淋淋的头发和衣服,深呼吸,等心情平静一点,她小声朝里问:

  “萧云,你怎么回来了?”

  五秒过去,仍旧没听见期待的声音,也无一丁点动静。

  小心翼翼推开门,房间空空荡荡,只有窗帘无声轻晃,哪儿有时萧云的影子?

  心,从高处重重摔落,失望排山倒海席卷而来,无力、挫败、绝望,深深地裹挟着她。

  世上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她此刻的心情。

  胃里的癌细胞也跟着凑热闹,在里边狂欢,仿佛是在嘲笑她的无能、可悲。

  没等她踉跄着走到垃圾桶旁,一股热浪从胃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口腔。

  一天没吃东西,吐的全是胆汁,比黄莲还苦。

  坐地上缓了一会儿,打扫干净后先去漱口,再放一缸热水,将身子整个浸泡在温暖的水里面。

  许是太虚弱了,她竟然沉沉睡着。

  红色长裙和乌黑长发静静铺开,偶尔荡起丝丝涟漪,,衬托得肌肤莹白如玉,小脸精致脱俗。

  身体放松之下缓缓下滑,她却像感觉不到窒息,一动不动。

  要不是手机铃声锲而不舍的响,她或许就这么睡过去了也不一定。

  费力浮出浴缸呼吸新鲜空气,这才拿起浴巾裹住身体去拿手机。

  是顾诀打来的。

  为什么不是他?

  意识到自己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还在痴心妄想,姜云初暗自苦笑。

  到底还要到哪一步,哪一天,你才肯对他死心?!

  铃声第三次响起,姜云初清清嗓子接听。

  “喂,顾诀,这么晚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沉默两秒,顾诀就用肯定的语气道:“云初,发生什么事了?需不需要我过来陪你?”

  字里行间满满都是真心实意的关切,只要她说一个要字,他就会立刻奔赴过来。

  姜云初被时萧云凉透的心终于涌起一丝暖意,眼睛不争气地模糊了视线。

  平复了下情绪,不想对方担心,她尽量用轻快的声音回:“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不过就是淋了点雨可能着凉了而已,放心啊。”

  “云初,我是医生,是不是着凉听声音我能区分。”顾诀拆穿她善意的谎言。

  “好吧,其实我是哭过。”姜云初只得承认,顿了顿又道,“不过现在真的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那头再次沉默数秒,其间传来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是因为时云萧吧?”

  话是疑问句,答案却已经肯定。

  姜云初“嗯”了声便没了下文,明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顾诀明白她的心思,尽管很想知道原因还是打住了,换个话题道:“对了,你今天到医院拿体检报告了吧,结果怎么样?”

  今早才拿的报告么?

  这一天过得实在漫长,好像经历了很多很多事,搞得她都有一种已经得了胃癌很久的错觉。

  这是她人生中目前为止最黑暗、最漫长、最绝望的一天。

  等了半晌不见回答,顾诀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连忙追问,“向医生怎么跟你说的?”

  姜云初回过神,脸上硬挤出一丝笑容,好让声音听上去不那么沮丧,“除了说我最近太劳累需要劳逸结合之处,一切都挺好的,放心。”

  姜云初以为自己表现得很平常,殊不知无意中说了两次让顾诀放心,而顾诀向来心细,又怎会捕捉不到。

  “是你老实告诉我,还是我打电话去医院查你的体检报告?”顾诀语气严肃。

  顾诀就是中心医院的医生,要查一个病人的档案轻而易举。

  而他向来说到做到,与其让他去查,不如实话实说。

  姜云初败下阵来,很是无奈,“胃癌……”

  “什么?!”

  “晚期。”

  “不可能!一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姜云初打断他的喃喃自语,“你亲自介绍的医生,难道你信不过吗?”

  这次电话足足寂静了几十秒,姜云初听到手机里传出类似于拳头不断打击墙面的声音。

  顾诀那么自信成熟的人,都会做出这等动作,可见这病真的没有希望。

  姜云初正不知该说点什么安慰的话,顾诀佯装镇定自若的声音响起,“其实癌症也没那么可怕,就目前的医疗水平来说,痊愈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顾诀的声音极具安抚力,如果不是姜云初当初亲自陪着患胃癌的爷爷走过最后一段日子,她也许不会放弃治疗。

  “谢谢你,顾诀。”姜云初是不可能接受化疗的。

  顾诀听懂她什么意思,知道她现在肯定很悲观,就忍住没有劝说,只是问道:“时萧云知道吗?”

  姜云初沉默不语,脑海里浮现出医院里时云萧对楚楚温柔以待的画面,心中悲凉不已。

  “云初,和时萧云那个混蛋离婚吧,你变成这样全都是他害的。”顾诀气愤不已,怕刺激姜云初才没再继续骂,语重心长相劝,“别再执迷不悟了。”

  姜云初吸吸鼻子,望着窗外灰暗的夜空,“嗯,我会认真考虑。”

  时萧云曾是照亮她灰暗人生里的一束光,抓住那束光是她毕生的夙愿,怎么可能说放下就能放下?

  那时她明知可能会抓不住,却还是像个鬼迷心窍的赌徒一般不顾一切、倾尽所有,赌一点运气。

  她输得一败涂地,不是没有认输的勇气,也不是全心付出后不甘心,而是真的舍不得。

  没有人知道,时萧云之于她,有多重要!

  挂了电话,她实在没力气做饭,吃了两片止痛药和退烧药就躺下,倒也没有想像中难熬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半睡半醒间,忽然感觉身上一重,被压得透不过气,想推开手脚却使不上力,非常难受。

  起初还以为是梦魇,直到一股凉意蹿进被窝才被惊醒,发现压在身上的不是鬼,而是时萧云。

热门阅读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