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霸道总裁小说,十大出名霸道总裁小说,好看的经典霸道总裁文,巨好看的虐文霸道总裁大全
<
当前位置:

《太女选秀》全文免费阅读【全】(铁慈慕容翊吧)

2022-01-15 03:41:22小说名太女选秀作者天下归元yw

小说简介:《太女选秀》小说主角是铁慈慕容翊,完本小说是由作者天下归元创作的一部女强强强欢喜冤家异能女扮男装爆笑小说。最新章节:因为这十八个高贵风骚的钉子,瑞祥殿的主人有个在皇族中悄悄流传的诨号,叫铁十八。  诨号这东...

《太女选秀》全文免费阅读【全】(铁慈慕容翊吧)

第四章

第四章 贱皮子

  “我啊!”

  一声出石破天惊。

  孟德成眼光向下一垂,傻了。

  还没反应过来,美人一直搭在他肩上的手,忽然向下一抹,掌间不知何时已经多了薄如秋叶的利刃,寒光一闪,噗嗤一声。

  随即抓过马桶旁用来塞鼻孔防臭的大枣,往孟德成嘴里一塞。

  手指一挑,暖炉烤过的擦屁股的软绸霍霍飞起,在她雪白的指尖断成两截,一截塞住喷血的后心,以免血溅上帘子被人察觉。

  一截落在她掌心,拭去指尖几滴鲜血。

  一连串动作便如闪电,此时孟德成才产生第一次抽搐。

  美人把他的头往马桶里一塞,人跪在马桶前,看上去就像醉后呕吐一般。

  孟德成的手指疯了般在地上抓挠,挠得血迹斑斑,美人从容地将一物踢到他手边,孟德成立即下意识紧紧抓住。

  雕花窗外传来一阵风声。

  美人撮唇,也模拟出一段和这天气很搭的呼啸之声。

  有人轻轻敲窗,道:“公子,后头已经清干净了。”

  慕容翊嗯了一声,随即掀开帘子向外走。

  此时却有人进门来。

  慕容翊起初以为是那两个随从,已经想好了对策,不想一抬头,看见大王子慕容均大步进门来。

  一边走一边道:“老孟,老孟,又喝多了?”

  透过半开的门缝,还能看见他带来的更多的随从,站在门外。

  窗外风声愈急。

  此时要退回马桶间已经来不及,慕容均一抬头看见了他,“咦?”了一声。

  慕容翊却好像没看见他,捂住脸低头便向外冲,指缝间隐约漏出一声哽咽,砰一声撞到了慕容均怀中,奇异的香气弥散,似乎有点像迷迭香,又隐约有点紫檀和广霍的香气,清朗又迷魅,轻俏又性感,说不出的魅力奇异,慕容均心头一荡,下意识抓住了美人的双肩。

  这一抓才发现,美人衣领大开,从乌黑的发底看去,是一线延伸入衣内的雪白紧致的背线,隐约还有点红痕,如梅落雪。

  慕容均咽喉发紧,很不雅地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美人的凌虐之姿,倒比那些见惯的诸般娇媚还更惑人三分。

  随即他反应过来,想起传言中老孟的一些不良嗜好,皱起了眉,问:“孟指挥使呢?”

  慕容翊头埋在他怀中,颤抖着指了指身后厕间。

  慕容均见他恐惧之态,不由心生怜惜,隔着纱帘,隐约看见老孟扒着马桶在吐,肩膀一抽一抽,他皱眉,下意识不想面对污秽之物,便向后退,冷声道:“你清理干净再出来见我!”

  里头唔唔声含糊,慕容均一边离开,还不忘记揽着慕容翊。

  他退了出去,厕间里才冒出一个人影,一把推开身上的尸首,丧着脸捏着鼻子,看看外头,跺脚道:“糟了糟了完蛋了……”

  那边慕容均出了门,倒还记得体面,要推开怀中美人,美人却死活抱着他不放手,把一头秀发都摇散乱了,瞧来越发楚楚,慕容均心生不忍,便道:“我先带她安置,稍后再去前头。”

  众人心领神会。酒楼里自然有给贵客安歇的地方,开了一间上房,四面都做了清场,慕容均一把抱起慕容翊,便要进房。

  忽然远远一声咳嗽,长廊尽头出现一个身影,慕容均一看脸色大变,急忙把慕容翊往房里一推,顺手还把门给带上。

  来人快步走来,慕容均端正行礼:“老师。”

  来人捋着长须,和慕容均相对行礼,以全礼仪,语气却不甚客气,“大王子,养心莫善于寡欲。沉湎酒色,则敢行暴虐。您身为大王长子……”

  慕容均头痛地道:“均明白,明白了……”

  定安王对重视的儿子向来严厉,从成年起每人身边都拨了长史,专司引领训诫监督之责,还有专匣密告之权,是以对王位有心思的王子们,向来都头痛这些男嬷嬷。

  屋外两人一路掰扯,慕容均连那屋门都不敢多看,生怕引起老师注意,隐约听得里头一些动静也无心理会,和自家长史拉扯着一路去前边了。

  屋里门一关,绡纱披帛、罗衫、娇黄绣云翠百裥裙一一落地,累金钗、明月珰、碧玉钏叮叮当当在深红地毯上滚去,等到人站在窗前,已经是一身黑衣修长男儿。

  一个年轻男子跟在他身后,飞快地将那些首饰衣裙捡起包好。

  窗外风声又起,慕容翊回首。

  夜风掠起他颊侧一丝发,跟惯了他的侍卫依旧忍不住屏息。

  他女装容华极盛,艳色天成,半点不像男子。但他男装时,却又骨秀神清,乌鬓玉貌。绝不会有人能想到他能扮成那样的女装。

  只觉得原来男人也当得起“惊为天人”四字。

  辽东画师邬远道擅画美人,却在见了他之后摔笔封匣,叹“仙姿于前画不得,枉此一生绘红颜。”

  慕容翊招招手,两人跃出后窗,消失在夜色中。

  两刻钟后,慕容翊带着护卫朝三,匆匆穿过一处又一处院落,往王府中最远的休心院赶。

  望朔之日,要陪母妃用饭,这是规矩。

  经过的院落,起初灯火辉煌,婢女仆从衣着锦绣穿梭来去,那是王妃主母和得宠的几位侧妃的住所,越往后便越寥落,人声凋零灯火稀。

  慕容翊耳力好,隐约听见王妃主院里有人吩咐“王妃说了,大王子今晚有宴饮,厨房里醒酒汤随时温着。”和金侧妃院子里“去叫外头豆香居重新开火做些可口点心来,给二王子舒舒心。”

  慕容翊无声地在黑暗中弯弯嘴角。

  是该舒舒心,毕竟过了今夜,舒心的事儿就更少了。

  抬头看见挂着休心院暗淡匾额的月洞门。

  休心院占地面积很大,几乎和主院差不多,却最偏僻,且缺乏修葺,显露出几分破败来,和这院子的主人的境遇,有种莫名的呼应。

  慕容翊停了脚步,开始全身上下检查,朝三也帮着,用汗巾再抹一遍颈项,洗去脂粉味道,又用备好的面泥遮住刚戴了耳环有些发红的耳洞。

  检查完毕没有疏漏,慕容翊正要抬步,一动脚,又停了,朝三一看,他还穿着绣花鞋。

  鞋子这东西不方便带了换,但这样进去是不行的。

  “脱!”

  朝三乖乖脱鞋,丧着脸发急:“这不行啊,我脚比你大啊,这要万一被……”

  早被慕容翊拖过来三下五除二换了。

  慕容翊又随便塞了两团帕子。他脚小,自小缠裹导致的。他前头十七个哥哥,定安王仔多思女,随口说了句想要女儿,宝相妃怀孕时便拜了无数神佛求个郡主,结果生下来还是个带把的。

  也不知道是宝相妃求了太久疯魔了,还是慕容翊婴儿时便太好看,宝相妃竟然隐瞒了性别,和大王派来等候结果的常公公说了是女儿,得了许多赏赐不说,宝相妃的名号也是当时赐的。定安王难得夸了她“天生宝相,尊贵玲珑。”引得入王府后便不得宠的宝相妃欣喜若狂,自以为走对了一步棋,从此专心把儿子当女儿养,四五岁时还打算给他裹脚,当真不管他的哭叫,缠了两天。

  两天后发生了一件事,才让她隐约察觉,定安王对女儿的所谓喜欢,可能不过是心血来潮的玩笑,他内心里还是看重儿子,儿子越多,慕容家才后继有人,军权得继。便收了那裹脚布,慕容翊才避免了残废的命运。

  虽说收了裹脚布,但内心博宠希望不死,宝相妃又让慕容翊扮了好几年女子,直到十二岁亭亭玉立,引得满城狂蜂浪蝶追逐,连几个哥哥都盯住了这个“妹妹”,引得定安王不满,寻思着要么早些将招蜂引蝶的“女儿”嫁出去,宝相妃这才慌了,也没个过渡,直接就在一次宴席中,揭开了慕容翊的真实性别。

  慕容翊永生不能忘记那一夜的满宫目光,从震惊、诧异,慢慢转为轻蔑、不齿、嘲笑、怜悯、如见怪物的厌恶……像潮水一般将他淹没。佳节里满宫灯笼垂挂,在眼前旋转连绵如火,他愿自己化为飞蛾,扑入其中。

  他垂头看脚的时间太久,朝三蹲下身,担心地研究他脸上表情。

  慕容翊立即笑开,撅起嘴凑过去,吓得朝三拼命逃开,鞋子不合脚,在地上翻了个滚。

  慕容翊哈哈一笑,便带着这未散的笑容进门去。

  宝相妃果然端端正正坐在一桌菜前等他,慕容翊跨进门,一声轻快的母妃还没出口,宝相妃的目光已经将他浑身上下梭巡一遍,没发现什么端倪,这才唔了一声,示意他坐下。

  慕容翊开开心心拿起筷子,“娘,今晚有什么好吃的!”

  “规矩又忘了?”

  慕容翊顿了顿。

  “母妃,今晚有……”

  宝相妃目光忽然一凝,接着眉毛便慢慢竖了起来,慕容翊正低头看菜,也没注意,见母亲忽然端起一道羊汤豆腐,还以为母亲是要将这菜换他面前,急忙伸手去接,“母妃,小心……”

  宝相妃一缩手,猛地将盘子砸了过来!

  慕容翊猝不及防,手还伸在桌子上方,哗啦一声响,满盘滚烫的羊汤砸在他左肩和半个手臂上,热油和碎羊肉瞬间淌了一领口。

  盘子落下来,砸在他手臂上,再落下,砸得满桌汤水四溅。

  慕容翊手臂依旧直直伸着,缓缓抬眼看宝相妃。

  一瞬间他眼眸极黑。

  宝相妃脸色比他还难看,戟指怒骂:“你是不是又去扮女人了!你现在好不容易脱离那女子身份,做什么又要去扮女人!不知道在你老子面前尽孝,不去你哥哥们面前求提携,还在做着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勾当,真是天生的贱皮子!”

新书阅读